您的当前位置:中国期刊采编网首页> 论文范文>社会科学>绚丽人生—访南京云锦国家非遗大师金文

绚丽人生—访南京云锦国家非遗大师金文

绚丽人生

访南京云锦国家非遗大师金文


                  管雪松1   王鑫1   冯晓娟1

1,南京林业大学    210037

摘 要: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条不停流淌的长河,传承人则是这条历史技艺长河的守护神,他们头脑中穿越各域文化而保留下来的不朽技艺,始终在交融碰撞的时空格局中传递着不朽的学术价值。南京云锦作为中国丝织业顶峰的艺术形式,经过一代代传承人的坚守与发展,已经融入现代人的生活并形成良好的保护氛围,在一代代杰出的非遗大师的推动下必会让其绽放出更加绚丽的时代光彩。

关键词:求学经历;复制龙袍;南博岁月;非遗创新


Brilliant  lifeNanjing brocade master interview of JinWen of the national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GuanXueSong1  WangXin 1 FengXiaoJuan1

1 Nanjing Forestry University    210037

Abstract: The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is an endless stream. This is a historical heritage art patron of the river. In their minds through the various fields of culture retained by the immortal skills, and always in the collision of the spatial and temporal patterns of transmission of the immortal academic value. Nanjing brocade silk industry as China peak of the art form, through the inheritance and development of people from generation to generation, has been integrated into the life of modern people and form a protective atmosphere, will let the age of light color more gorgeous bloom in promoting generations of outstanding masters of the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Keywords: School experience; copy robes; creation time; innovation of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作 者:管雪松,南京林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副院长、副教授、硕导。

采访时间:2016 12 6 日,2016 12 27日。

采访地点:南京明孝陵云锦博物馆。

采访人:管雪松,南京林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

副教授,美术学硕士。以下简称“管”。


1   金文大师

受访人:金文

1954年出生于江苏南京,著名云锦艺术家,中国唯一国家级云锦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云锦唯一国家级传承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南京云锦木机妆花手工织造技艺代表性传承人,被誉为“织造龙袍第一人”。现为南京博物院民俗研究所传统工艺研究所传统工艺研究室主任,江苏汉唐织锦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家委员会委员,上海东华大学和中国工艺美术研究员硕士生导师。获有南京云锦国家专利三百余项,作品被十余家国家级博物馆收藏。以下简称“金”。



一、艰辛历程——云锦求学经历

管:金大师,请谈谈您的求学经历?

金:1970-1976年间,由于受文革的影响,我国的工农业都受到重大的打击,文革后期,我国的出口创汇几乎全靠工艺美术用品,广交会(唯一一个对外贸易的窗口)上,我国的工艺美术用品几乎全是水浒108将(造反派)和三打白骨精(打牛鬼蛇神)等老旧题材的东西,而老外则喜欢天女散花、才子佳人等美的人和事物的题材,出口创汇量也受到较大影响。当时云锦市场也非常不景气,对外贸易更是惨淡。文革期间对南京云锦的织造从数量和题材上都是有一定限制的,南京云锦仅供内蒙、甘肃、四川、西藏等少数民族、游牧民族和信仰喇嘛教来做衣服滚边、帽饰、马鞍、剑套、等小物品,这和少数民族比较喜金有关。为了改善出口创汇的困境, 1972年周恩来总理颁布了恢复少数民族地区用品生产的文件,也受到极大干扰,直到了1973年,在这个文件的影响下,南京云锦织造才开始有了一点产量,南京云锦生产开始显露一点生机。

我一直喜欢绘画,但那个年代,专业人员匮乏,根本没有专门的老师从事绘画教学,更没有我们现代意义的的学习辅导班,为了学习绘画我只好自找门路,于是 “小人书”变成为我的“老师”,经过反复的临摹,我的绘画水平有了较大的提高。机遇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1972年下半年,南京市工艺美术总公司开始招聘绘画人才,我凭借较高的绘画水平,终于在1973年(同年从南京煤矿学校毕业)被选入南京市工艺美术总公司。但是我却走了一段奇怪的路,没有从事绘画方面的工作,因为会写大字而被调到党委办公室。每天的工作就是汇报南京市工艺美术总公司下辖的18个工厂的阶级斗争新动向,白天出去收集各厂的批林批孔的材料,晚上从6点到12向总公司领导汇报,足足干了半年,十分辛苦。虽然这份工作与我的专长与爱好相去甚远,但我一直以通讯员的身份认认真真地工作着。我从幼儿园开始就这样,到哪里都是当班长。但此时的我已经开始有主见了,认为这不是我想要的工作状态。我的父亲是老革命,是文革中的被批斗对象,他认为我做领导通讯员很危险,就让我下来到厂里好好干活吧,我想走,领导也没办法,认为认为走就走吧,当时批林批孔之风也开始淡了下来,孔老二怎么也是圣人吧,总是批判人家这运动本身也有些问题吧。

为了接触到自己喜爱的职业,我从工艺美术总公司出来,来到刚成立的工艺研究所工作,这下终于能接触到自己喜爱的绘画专业和云锦织物了。但好景不长,工艺研究所所长并没有让擅长绘画的我去设计部,却把我分配到了云锦车间去从事体力劳动。个子大,各方面条件都好,私心,把工作带起来,把车间搞好吧。车间工作环境很差,工作人员也少,属于不被重视的零落部门,我当时并不是怕吃苦,就是感到不能接触自己喜欢的绘画感到沮丧。想想当年我们在矿校时比云锦车间苦多了,在矿校每天的工作就是开挖露天煤矿,要打大锤,打炮眼,一天的产量在100吨煤左右,且煤炭的质量特别差,无法用于生活用煤,煤干石多,说是日本要,属于战略需要。我以自己的毅力坚持了下来,直到刘少奇提出“北煤南运、南粮北调”,的政策,此工作才得以结束。以此做基础,虽然进了云锦车间,有悲伤和沮丧情绪,但我的性格是从不反抗,从小心态就比较好,进车间后还大搞改革,老师傅们看着我笑。

车间工作比较累的是提花,两个颜色,要提二分之一,十个颜色,要提十分之一,颜色多,反而轻松些。我人高马大,所以重活肯定是给我干,提花时加个花就能改变方向,我认为人手的力量小,但脚可以利用,我手忙脚乱地干仍赶不上师傅的速度,我所有改革都没有成功,提花是有规律的操作,前面错了会带到下面去,这是有血的教训的,是前辈几十代人完善起来,不是我一介后生能轻易改变的。其实就是要做好九个字,又称为九字口诀:一抡、二揿、三抄、四会、五提、六捧、七拽、八掏、九撒[1]。这九字口诀是前人总结的织造云锦经验,错一个字都不行,我对此有切身体验,不是自己能发明创造的,我对“九撒”有着更特殊的情感,它是织造云锦最后一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本步骤要求速度极快,力度恰当,这样才能保证南京云锦经线的均匀细密。

云锦织造车间多为60岁以上的老师傅,只剩了他们会织云锦,老艺人都是老头,相处长了发现他们身上有很多闪光点,他们有着丰富的云锦织造技术,但是对于如何传授经验,如何有条理地讲解云锦的织造工艺,对于这些传统手艺人来说则有着相当大的难度,老艺人年纪越来越大,向他们一天的学艺也可能是最后一天的学艺。对此我总感觉到莫名的压力,同时对南京云锦又多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感。南京云锦技艺的传授方式是比较保守的,有“只传媳妇,不传女儿”、“外人进坊,停机掩活”之说,所以学习南京云锦技术真是难上加难。

老师傅们没有将云锦工艺传承下去的意识和责任,我们车间有个吴师傅,他技术很好,我为了向他学习技术,缠了几天,他才党答应教我,但是只带了我三天就不来了,过世了。这次的事情给我的触动很大,让我体会到什么是责任感,既然老天让我承担这个事情,我就有责任学好它。从那以后我开始有意识地“偷”技术。这个行业是“六月心带手套,保守”。我就开动脑筋利用机会解决问题。当时我是学员组组长,师傅组组长是党员,技术不是最好得,说话也没什么用,其实是我在安排工作,我是小鬼,对师傅又好。当时工作多,明明张师傅能做,我却让李师傅做,这样一来李师傅有意见啦,说我熟悉的活干什么让张师傅做?我说我又不懂,你会做又没跟我说,那你得教我也证明你会做。就这样我常常在师傅们之间协调,白天学习一个个片段式的织造技术,晚上回家后赶紧画下来,逐渐整理出完整的技艺链条,久而久之我的手稿都几麻袋了。就这样,几年下来,我的技术最全面了。求学经历是最苦的,但却最锻炼人。

二、崭露头角—复制妆花龙袍

管:金大师,你是何时在云锦织造界崭露头角的?

金:78年我在资料室工作过一段时间,整理了大量的云锦织造资料,受益匪浅。78年云锦研究所接到织妆花纱龙袍的任务。织龙袍可是不容易的,据说没有20年的经验是干不起来的,全凭手上功夫,是要体验的,不是什么人都能一下子抓住的。龙袍是大纹样,四幅四块全部要对花。南京四季分明,干湿关系明确,有句话叫“机房好做,潮臊难当”云锦织机是放在一楼的,因为一楼吸地气,机器好织,但黄梅天地上泛水,机器潮湿,丝几乎都要黏在机器上面了;而秋天又十分干燥,干得连丝都受不了,仿佛要断了似的。天气干湿不均,会导致织物缩率不均,过去古代如果织坏龙袍是要杀头的,现在虽然不杀头了,但工资才200元,十几万金子织进去,浪费的不只是时间,是赔不起的责任,所以大家不肯织龙袍,所以师傅们也不敢接,那时的徒弟都没啦,就剩我一个人了,有的考上大学走了,我也考上了大学,但领导不让上,当时真是出生牛犊不怕虎,我竟然接手了织龙袍的工作。我织龙袍,每天工作18个小时,不敢停啊,天气因素要考虑,手上没工夫不行,不知道计算也不行。年三十几个小伙子着架我才能回家。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在78年成功织出一件龙袍,实现了我人生的重要飞跃。织成龙袍后, 1984年我获得了国家第一个工艺美术百花奖金奖,还上了中央台的早新闻,国家科委领导也高兴,还受到国家副主席李先念的接见。1985年,代表国家参加日本筑波博览会,获得国内外专家的一致好评。从此我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研究所许多重要任务都由我负责,做了大大小的几十件东西。

三、榜样引领——信仰点亮征程

管:您如此勤奋,有什么榜样指引吗?

金:我们那个时代,没有什么榜样的指引。都是宣传工人或农民代表。1978年,徐驰写的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引起我的注意,文章介绍了陈景润一根筋式的工作态度和物理学模式的生活观念,这个新型的形象强烈地震撼了我的心灵,在我们这些年轻人的心里树立了另外一种榜样,这对我们改变特别大;还有一篇激励我的文章是王通讯《成才论》,我们那个时代从来都认为天才是天生的,林彪曾提出过天才论,说什么天才是上天给的,而成才论这篇文章说天才是可以后天培养的,靠什么?靠自己培养,怎么能走向成功,他在文中也写了一些方法,这些都给了我重要的启示,于是我一遍一遍地抄并认真体会。从此我开始调整自己的知识结构来适应工作,工作条件不够,不会怎么办,我就学习一切与我行业有关的知识,如丝织学、织物组织学和考古学等,我虽没条件上大学,都自己修,学完后,拿来就能用,用了就能提高工作效率。举个例子,第一次做龙袍时,所里100人上北京,我带队时,不用那么多人,效率却很高,我是上机织的,会组织分析,看了就知道怎么做,方案就出来了。作为所里的业务骨干,我要经常带队、带任务去北京拿项目、汇报项目、拿钱回来,所有的工作效率都很高,所里人常说我去北京像去新街口一样。到北京就住在文化部红旗杂志招待所地下室,15元一天,听招待所住的织造大家们说故事,很有意思也长了见识。当时有急事向所里汇报要打电报的,要十个字就要把话说清楚,连夜向领导汇报,领导同意了就连夜写报告递上去,钱到手了就回南京了。这些都是特定环境下出现的事情,没有当时的难就没有后面的成长。

1985年所里开始与国家文物局有关联了。同年在常州第一届丝绸复制研讨会后,我们所给了一个称号---国家丝绸文物复制基地,国家文物局支持所里五年每年5万元研制经费。有钱了,所里就建立了新的机构古代丝绸研究部,我担任副部长,在1990-1995年间,做了不少事情。记得当时有个项目—复制素纱襌衣1,这件衣服世界知名度很高。衣服的主人是西汉初年的一位官品不高的700户侯。他本是一位个木匠,机缘巧合娶了从宫里被赶出来的废妃,而这位废妃的儿子后来成了皇帝,皇帝为了感谢这木匠在困难时期对其母的照顾就封他为700户侯,虽然官职不高,但也尽享荣华富贵,成为素纱襌衣的主人。我们当时想复制这件衣服,但现代的丝根本没法做,我们一般用20-22单量的丝,但经过测定,这件素纱襌衣的丝是9-11单量,这件衣服在水里泡了那么多年,有些丝都腐蚀没了,所以我们只能做丝的下限,做9个单量,才能保证衣服做出后不到1两,能达到原衣的重量—49克。那么细的丝我们今天的蚕吐不出来,今天的蚕变化了,长粗了,而以前的蚕像火柴棒细,经过研究决定得把今天的蚕养回去,要养出2000年前那个细蚕才行,蚕不但要养小还得养壮才行,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把蚕养出来了,经过测定这种细蚕吐的丝是三A级的,不但丝细强度也高得可以做降落伞了。丝有了,就选出全厂最好的机器把丝缫出来,就缫了那么一点丝,把素纱襌衣做出来了,做出来就知道它的神奇了,放在桌上好似香烟飘出的烟气一样,下面放上报纸,隔着衣服能看清报纸上的字。这个衣服其实很大, 两只胳膊伸展开,通袖长1,9米。那么这样轻薄宽大的纱衣,古人用它干什么用的呢?其实古人很会享受,贵族衣服十分华丽,在室外看很光鲜,但在室内看则比较刺眼,这件纱衣是在室内活动是,人们把它罩在华服外面避免刺眼之嫌用的,同时又可以产生若隐若现的朦胧美。这件衣服还有一个精美之处,就是袖口和领口的绒圈锦滚边,绒圈锦2是借助用马尾做的,织锦的时候把马尾也织进去,织成假织纬,织好后要把马尾抽出来,就形成了绒圈锦,绒圈锦占了襌衣总重量的一半。除了复制素纱襌衣,还做了各式各样的文物局复制科研项目。

对清代北洋提督的服饰也进行过深入的研究,此类服饰表面金属件、铜件等保护性配件较多,重量极大,对里料也具有较大的破坏性,金属物件悬挂于衣料之上,本来就对衣料有撕扯作用,再加上长时间的氧化作用,使织物的保存更加困难。80年代中后期,我国第一批中国古代纺织研究学校—中国纺织大学(今东华大学),代表人物有鲍里新、曲国华、赵峰等人,主要对清代的纺织品进行过系统的理论研究,我与他们也有过密切的合作,我对工艺及技术方面进行了指导,此项研究后来取得了较大的成功。

1987年正值宋应星400周年期间,北京专家学者向我邀稿,希望以“宋应星”4著作《天工开物》为题材,为南京云锦的工艺进行写作。我白天在单位工作,晚上撰写《天工开物中的提花织机》论文,这篇论文一万字有余,内容包括整个云锦织造过程及织造工艺复原等,在第二届中国丝绸研究会议召开期间把论文作为会议论文投出,得到了与会者的一致好评并轰动了整个丝织业。《中国古代科技史》纺织卷中共收录我的著作10余万字,叙述具体且图文并茂,是85国家重点课题项目及95国家重点出版项目。这些论文对于云锦的传承和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四、韬光养晦——南博峥嵘岁月

管:您能介绍一下在南京博物院工作的情况吗?

金:90年代末,由于国家当时的管理机制落后,我们单位也存在自身管理不善等问题,致使国家以甩包袱的态度处理我们这种单位,研究所由国营转为私营,这种做法不仅是对云锦人的极不尊重,同时也阻碍了南京云锦的发展。南京云锦研究所从一个科研单位转变为以盈利为目的私营企业,我不得不做出抉择,我由工艺美术研究所调到南京博物院,经过一番周折我最终到了南京博物院民俗所任职,开始了包括云锦在内的丝织物研究。

南京博物院为最早云锦研究机构,50年代南京博物院成立“民俗组”,对南京丝织业进行调查研究,尤其是对清末年丝织业的调查有突出的贡献。南京博物院搜集了大量清代末年的云锦文物,包括南京云锦字头花本200余件,字头花本明确标明织匠姓名及机构(字头和号头),原因在于云锦需要经过层层筛选才能入库,如若分量不足或织造出错就需重新加工,其实这是一种责任到人的管理方式。由于字头花本经过200余年的沉淀,丝线变得特别脆弱,沉丝如乱草,竟然达到“一提就断”的程度,这大大加重了研究的难度,需要对花本进行倒置复制,倒置后的花本丝线力度大,可以用织机织造,这成为我的一个研究方向。

南京博物院与南京博物馆相比对于南京云锦的研究无论从收藏的品种还是数量都有更多的优势。南京曾经出土的徐朴3墓,其中的麒麟补子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其他出土的实物文物留存较少,经过长时间的氧化作用,丝织品文物腐烂严重。南京博物院部分珍稀文物是由故宫博物院收藏并转运至南京博物院,由相关学者和专家进行研究复制所用。主要为康熙时期“细妆袍料”等,清代中期南京云锦织造业达到了顶峰,所以这部分南京云锦织物有很大的研究价值。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我复制龙袍的过程中,曾经对南京博物院康熙年间的10余匹袍料进行研究,在坯料的反面做记号,然后体验试织,取得了宝贵的经验。

我在南京博物院工作期间,可以说与历代出土或保存完好的南京云锦的距离更加贴近,但是南京博物院属于国家级收藏单位,对于文物的保护及收藏有着更加严格和具体的规定,所以亲身接触南京云锦依旧存在巨大的困难。只有在博物院举办大型活动或对丝织品进行鉴定定级时,才可以接触到云锦及其他丝织珍品。其中“中国古代丝织文物调研”属于大型的活动项目,聚集了大量的丝织文物,此次活动对给我留下的深刻的印象,对于丝织品的鉴定,后期的复制研究具有深刻的指导意义。例如:晋州战国文物,宋代黄森墓,辽、金、元时期黑龙江阿城墓及明代丝织品等出土的大量文物。

明代出土的丝织品中,主要来自于定陵。其中已复制的9件套丝织品包括孝端皇后的女夹衣、2件衮服、1件褶袍、1双毡靴、4双膝祙,涉及云锦、缂丝、刺绣三大门类等多种工艺。山东曲阜出土的丝织品更加的精美绝伦,我曾亲自组织带队到山东曲阜进行过2次调研,孔子后人“衍圣公”,每一代衍圣公由孔家组族长继承。其中部分文物调到山东省博物馆进行保护收藏,约有20—30件,山东曲阜部分文物在文革期间受到极大破坏。随后山东博物馆为纪念孔子对其文物进行展览,大量收藏在山东博物馆的物件进行展览,我有幸欣赏到保存完好的精美云锦。受儒家思想的影响,孔家后人一直将服饰作为“礼”、“孝”的一部分,对先人的物品进行合理保护,所以云锦服饰保存较为完整,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国内各地出土的文物很多,但是作为孔子第一家族的文物,无论从出土的数量上、文物的保存及文物完整程度上是屈指可数的。

2000年6月,南京博物院民俗组为我成立了专门云锦研究工作室,同期民间工艺研究工作室成立,主要任务是传播传统工艺。从此我的研究从单纯的云锦研究扩展到国内的民俗研究及民间工艺研究。同年我拥有了“江苏省工艺美术名人—云锦丝织”的荣誉。南博工作期间最大的成就便是将织机表演搬入室内,成为“活文物”,开创了活体展示的先河。博物馆中的织绣馆也更名为云锦馆,我作为专家提出对各地民俗博物馆的建设提出指导性意见;还参与了省级科研项目—刺绣研究,刺绣研究与自己所熟悉的云锦研究大相径庭。连云港东海县出土了一件汉代时期文物,收藏在连云港市博物馆,对我的吸引力很大,我想要将其研究复制。这件文物据史料记载是汉代马王堆出土的画卷,画面共分为6层,有水天等的景物描绘,画面中间部分可见人类的生活迹象,本次的研究对象较于普通的画卷更为神奇之处在于它是盖在古棺的背面,意境也十分神奇,但遗憾的是所剩无几且还在不断发生着腐烂,这画卷强烈地吸引着我,我决心研究下去,经过艰苦的研究及推理最终将整幅画卷复制完整。此画为什么能吸引我的眼光呢?因为整幅画的内容实在不可思议:画卷上绘有无数的星球,其中一个大的星球下拖着三只尾巴,很像我们今天卫星发射的状态,还绘有羽人、巫师引导各种怪兽,整个画面呈现出成一种上升的态势,我运用特殊的套针方法进行织造,最终复制成功。

五、功成名遂—续写非遗篇章

管:您能谈一下自己与云锦申遗的缘分吗?

金:2003年,我建立了属于个人的具有公司性质的名人工作室,以“名师文化”来命名,工作室一点点壮大,逐渐转变成“大师工作室”,“金文大师艺术研究院”。此公司的成立对于我来说成为一种新的动力,之前研究所的工作对我的作品创新有着一定的限制,现在终于成立了属于自己的工作室和公司,就可以百分百的自由和热情创造属于自己的成就,最大化地发挥一个云锦人的光和热,从此,以三天一件的创作速度,一年中就有上百件云锦创作问世。

2004年江苏省文化厅建立了民间文化保护工程专家委员会,我也是专家委员会中的一员,此机构就是现在非物质文化遗产委员会。有此工作经验对于后来云锦申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有着极其重大的帮助。江苏省首批南京非物质文化申报主要有四个项目:南京云锦、金陵刻经、秦淮花灯、金线金箔,其中金线金箔是我在申报的前两天对此进行材料的申报及整理,这与之前我在南京博物院民俗所工作有很大作用,我对传统技艺有着较为深入的了解。所以金线金箔与我有着很大的渊源。此项目的申请对江苏省来讲是首批的四个项目,对于国家而言是同时产生对传统工艺的认知。2005年,我被评为“研究院高级工程师”,2006年被评为“工艺美术大师”和“国家级云锦大师” ,并被选派进京进行云锦工艺的传授,开始把目光聚焦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评选上面。2009年南京云锦申遗成功,同年,我创建的工作室被评为“国家级非遗保护单位”,个人被评为“国家级非遗传承人”。

2009年,我的公司江苏省汉唐织锦有限公司成立,隶属于国家级非遗保护单位,地址在明孝陵博物馆。大数据时代下,年轻人对物品的认知态度是要求物品符合简洁明快的生活方式,我对南京云锦的态度是要与时俱进,要符合年轻人的审美眼光,不能只是作为文物摆放在博物馆里,被动地静候人们前来观赏,要有普遍的存在价值,争取让云锦艺术活在当下是我对云锦的最高追求。

六、兼收并蓄——把握时代脉搏

管:关于云锦图案的创新方面,您能谈谈吗?

金: 这里介绍五幅我亲自创作的云锦作品。第一幅是中西合璧风格的《牡丹亭与罗密欧与朱丽叶》图2,画的左侧为汤显祖与杜丽娘,右侧为是莎士比亚和朱丽叶。图画中汤显祖左侧的古建筑是黄鹤楼,是首演汤剧的场所;莎翁右侧是环球莎士比亚剧院是首演罗密欧与朱丽叶剧的地方。此画最大的亮点表现在杜丽娘和朱丽叶为彩色人物,因其一直生活在我们的生活中,在舞台上传唱,而创作此剧的两大作家莎士比亚和汤显祖则是以灰色       

2云锦《牡丹亭与罗密欧与朱丽叶》框画       调子呈现,预示着是幕后英雄,人物表达虚实对比有序,图底关系明确。汤、莎两人同属一个时代,出生在同一年,去世也只相差一年,但是两人的人生观念完全不同,莎士比亚认为为“戏如人生,人生入戏”;汤显祖则认为为“梦如人生,人生如梦”,中国古代著名的故事《黄粱一梦》又名《邯郸记》充分表现了汤显祖的观点,汤对人生的理解可谓更加全面深     

米地骑士纹织金锦图案              入。由于南京云锦是平面织物,为了凸显两位

                           伟大人物,只有通过特殊的技术手段,才能彰显其魅力。

第二幅画是舶来风格的《米地骑士纹织金锦》图3,这幅云锦的图案是将骑士纹样以相互咬合无隙的形式表现出来的构图形式,这种表达形式是西方特有的艺术形式,称为埃塞艺术。这是我图案创新表现的一次实战体验。

第三幅是具有中国吉祥文化寓意的《万象太平》图4,图中大象头顶莲花,鼻卷如意,合起来称为平安如意,整幅画卷寓意为万象太平。万象表示为包罗万象,即社会中的林林总总;太平则预示着中国将“太平盛世再兴”。

 

云锦《万象太平》框画

第四幅是突破中国古典绘画透视方法的《秦淮繁华图》图5,此幅作品被《中国当代设计图集》收录,开创了中国新图样的先河,古代大多数表现城市的图画包括《清明上河图》的视角为立足于高处俯视,属于散点透视,而此画采用了球形透    

5 金文大师给采访人管雪松讲解秦淮繁华图     视,将天空、地面等景物尽收眼底。中轴对称是整幅画的一大特点,以夫子庙为中心,将周边的景象融合加入。本幅图另一特点在于正视画幅能清楚看到秦淮河的倒影,侧视则看到水纹“正看倒影,侧看波纹”,我利用特殊的织造手段对城市风貌进行了动态化的呈现。

第五幅是颇具现代感的《传奇》图6,这幅云锦现在明孝陵云锦博物馆展出,这幅作品是我根据王菲歌曲传奇进行创作的,把歌词“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以点、线、面的形式进行组合,并以浅蓝和深蓝两色织入白底,通过观者调整观赏角度,把歌词巧妙地展现出来,体现出“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艺术境界,把传统技艺与现代艺术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6 云锦《传奇》框画

结语

管:访谈即将结束了,您再给我们说点什么吧。

金:云锦老师傅们的话一直萦绕在我的耳边,南京话称“稍微”,译为,一点点。人的成长的过程是一点点积累的,要脚踏实,中国人讲究熟能生巧,这种做事态度一直是我所追寻的。如何通过云锦作品反映时代风貌,映射社会现实,更好地给现代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就必须明确云锦的发展不能是简单的描摹传统,而是要不断地传承与创新。

参考文献

[1]、钱小萍主编   丝绸织染[M]大象出版社2005年4月第一版P381-389。

[2]、金文著   南京云锦[M]江苏人民出版社2013年10月第3次印刷。

注释

1、素纱襌衣:衣长128厘米,通袖长190厘米,由上衣和下裳两部分构成。交领、右衽(rèn)、直裾。面料为素纱,缘为几何纹绒圈锦。素纱丝缕极细,共用料约2.6平方米,重仅49克,还不到一两。可谓“薄如蝉翼”、“轻若烟雾”。 (素纱襌衣-搜狗百科http://baike.sogou.com)

2、绒圈锦:以多色经丝和单色纬丝交织而成,织物表面的矩纹图案部位,呈现有立体感的环状绒圈是汉代织锦中的特殊品种。出土实物目前仅见于马王堆汉墓。绒圈锦是采用提花装置和双经轴机构的织机,利用“假织纬”起绒工艺,在锦面上形成丰满美丽的大小几何纹绒圈的一种丝织品,它代表了汉代织锦工艺的创新与发展,突出地反映了汉初的缫纺技术。(绒圈锦-互动百科http://www.baike.com/)

3、徐朴:明朝开国军事统帅徐达第五代孙子。

4、宋应星:(1587年-约1666年),字江西奉新县北乡雅溪牌坊村(今宋埠镇牌楼村)人,汉族江右民系,明朝著名科学家。英国汉学家与历史学家李约瑟称他为“中国的狄德罗”。宋应星在商品经济高度发展、生产技术达到新水平的条件下,在江西分宜教谕任内著成《天工开物》一书。《天工开物》是世界上第一部关于农业手工业生产的综合性著作,被成为“中国17世纪的工艺百科全书”。宋应星的著作还有《野议》、《论气》、《谈天》、《思怜诗》、《画音归正》、《卮言十种》等,但今已佚失。(宋应星-搜狗百科http://baike.sogou.com)。

基金项目:2015江苏省社会科学基金项目(项目编号:15SD001)

《品牌驱动下南京云锦运用发展研究》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

管雪松(1970—),女,安徽肥东人,在读博士,南京林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副院长、副教授、硕导。主要研究方向:室内设计与理论。作者邮箱:1173677982@qq.com。

王鑫-南京林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研究生。

冯晓娟-南京林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讲师。

作者联系方式:江苏省南京市龙蟠路159号南京林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
上一篇:无上一条信息
宜宾豪斯商贸有限公司网站版权所有 翻版必究 CopyRight (C)2004-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资料均源于网上的共享资源及期刊共享 如有侵犯您的版权或其他有损您利益的行为,请联系指出,本网会立即进行改正或删除有关内容
特别提示:本站收录网站非杂志社官网 杂志数据来源于网络资源共享 本站数据仅做参考 直投作者请联系杂志社